zn

【盾冬】怎样才知道一个男孩喜不喜欢你对他独特的称呼?(主巴基视角)

来自知乎的镜像话题‘怎样才知道一个女生喜不喜欢你?’。

上一篇:【盾冬】怎样才知道一个男孩喜不喜欢你?(主史蒂夫视角)

这次,山姆又有些话要说。


男孩子并不会很喜欢被大家称呼一些很可爱的外号。比如巴基·巴恩斯,前冬日战士,现被阿斯加德王妃经常称呼为‘小胖子’。并不是他刻意卖萌,但是他那水汪汪的眼睛,肉鼓鼓的小脸蛋,不经意舔过的粉嫩的嘴唇。我的天,即使他揣着把枪,带着黑乎乎面罩,还画着黑乎乎的眼影,我也爱他。

他与挚友史蒂夫,当然这个‘挚友’称呼只有他自己才说。他们不止是朋友,至少两人身边的朋友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当事人浑然不知,整日胡子拉碴的与另一个胡子拉碴的汉子,搂搂抱抱卿卿我我(雾),丝毫没有自觉。

山姆的工资现在已经可以用‘能买几副墨镜’来衡量了,有人知道为什么吗?巴基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山姆要在黑乎乎的室内带上墨镜,如果山姆不大笑,他都快要看不清他了。

他们不说,难道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吗?GAY!总攻大人用无形的射线为面前两个强行挤在一个单人沙发里还美名其曰要给小伙伴们留点位置坐的流浪汉形象的百岁年轻老人刻上了冒着烟的烙印。幻视都看的脸红了好吗!

巴基在瓦坎达的那段时间,山姆觉得自己真是幸福极了,墨镜甩甩,翅膀飞飞。只有在晨跑的时候有一丝丝,真的只有一丝丝哟的不习惯,有点想念和他一起跑步的队长,那可是美国队长啊!很快他就后悔自己的想法了,因为现在出现了“在你左边”“在你右边”的立体左右声道环绕音了。

我恨你们,带着墨镜的山姆跌进了路边的水池里。水花过大,0分。

巴基知道史蒂夫晚上悄咪咪的溜进了小屋子,即使动作再轻,上床的时候脆弱的床板也都会发出‘吱吱’的尖叫声。但是他没睁眼睛,从很久以前他就习惯了史蒂夫和他一起睡,小豆芽史蒂夫的体温总是很低,而巴基的身体又是恰到好处的温暖,第二天醒来他总能一睁眼就看见一头金发戳在自己的怀中。

“早上好呀,史蒂薇”。

他的情感却在这时来的格外迟钝,曾经有一本杂志记载,在热烈的情感在经过了25个月之后都会自动转化为亲情。比起热烈如洪水,他更爱如同山间小溪细长绵延的温和。凌乱的一头金发让他想起了傻傻的金毛犬,而怀中的人也像一只大型金毛犬永远表示着他对自己的忠诚。

他沉沉的睡去,怀中的人却睁开了眼睛,他总觉得自己看不够面前的人,白天扎起一个丸子的头发在睡觉的时候,随意的散落他的脸上,真好看。还有就是,他又瘦了。

巴基向身边的孩子分享他和史蒂夫的故事,抱着一只小羊,他靠在石头上,孩子们围坐在他的身边。他不经意的抬头,看见史蒂夫正从远方走来,落日的余晖以同样颜色的光芒照耀在金发上,看得他出现了一丝呆愣。这一刻他才发现,那个人早已走进了他的心,早在很早之前,那个人有着金子般美好坚毅的心灵。

白狼,这是巴基被赋予的新的名字。苏瑞叫他巴基,特查拉称呼他为白狼,但是史蒂夫最喜欢亲昵的叫他,巴克,尤其是当着很多伙伴的面,又或者是自己做出了让史蒂夫无奈的选择的时候。

“come on, 巴克”,史蒂夫在劝巴基放下手里的10包薯片。

“你还好吗?巴克”娜塔莎表示,他不是就去了个厕所吗?

“巴克早点睡,不要和火箭玩游戏玩的太晚了”,小浣熊看了看墙上的钟,指针刚刚划过9点。

还有,就像是现在这刻,他盯着盘子里的鱼肉,而史蒂夫在说“Buck,我们结婚吧”。他在进门的时候就发觉了厨房里还有五个闲的无聊的人,他还以为是要给他什么惊喜。现在看来,这一点都不惊喜。

史蒂夫紧盯着他,生怕他下一秒就要跳窗出去了。但是他说了,“你早该知道我的回答。”

“YES,I DO?”他歪着头看着单膝跪地的人。


他们总有住到了一起,但不过这样形容也不是很对,他们早就开始了同居生活。只是那样颠沛流离并不安全的生活并不是两个人想要的。

现在的史蒂夫,有了一个很正式的称呼,不不不,不是美国队长。美国队长已经退休了,现在出现在这间小小的布鲁克林公寓的热衷于每日制造美食的男人,他喜欢被称作,巴恩斯的丈夫。他满满带着骄傲的向所有人宣布这件事的时候,不知道是谁打了一个嗝。不好意思,有点粮吃多了。


他是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熟悉的人了。巴基只是看了一眼坐在他边上的人,就知晓了他的下一步动作,他抢先一步将冰啤酒递到对方手里,对方在他脸上啄了一下。啵~

即使想到日后终会分离,但是现在所度过的岁月是真的,彼时所拥有的人也是真的,情感真切,还哪管什么未来?


归根结底,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你说是吗?史蒂薇”

“当然了,巴克”

【盾冬】来自知乎的一百个问题

有没有什么单词让你心里一动?

Present ,当下即是赠礼。


史蒂夫在整理旧物的时候,无间发现了夹在一本旧本子的小纸条,泛黄卷边,他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夹在里面的了。

上面记录的应该是一个购物清单,笔迹还是很清晰,是吧唧写的。

牛奶 两盒(史蒂夫之前喝完了,再买点回来)

鸡蛋 一盒

脆脆鲨 一盒

时鲜蔬菜 若干

将一个清单夹在本子里,让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呢?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他问了出来,对面咬着勺子的人楞了一下,想了想,“你说了那天晚上回来,但是后面打电话又说要迟一天,我就没有去买东西”,他专心的吃着碗里的东西知乎的,肉酱溅起在他的嘴角,史蒂夫就拿起纸巾帮他擦掉。

他突然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识,像是发生在过去或者是未来。他对面坐着的人,微长的头发被扎成一个小丸子,专心致志的对付着剩下的面,神情认真且严肃。他们都没怎么变,想到他曾经和娜塔莎说,要找一个和自己人生阅历相似的人很难,现在这个人就坐在他的对面,为一根面较劲。

他还是他,这就足够了。


【盾冬】失去名字的人

精神分裂的一个脑洞,有x男混入。感觉,不能带着脑看o(TヘTo)(521,我一直爱你)


一些人在睡梦中失去了什么东西,但是当他们醒来后,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直到时钟开始指向上班的时间,才有人发现问题所在。

我叫什么?

第一个发现这个问题的是一个保安,他正从夜班结束后开始交接,下一个工作的人喊他,而他全无反应,问题出来了。这个保安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一点都想不起来。喊他的人也不知道他叫什么,用了“喂”表示,这个真不是什么礼貌的事情。

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个问题,所有能证明名字的地方,像是被打上了马赛克,连同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他们的父母,他们的亲友,朋友,爱人。

复仇者联盟,啊不,前复仇者联盟,在清晨发现了这个问题,所有人里第一个发现的人是早睡早起爱锻炼的罗杰斯队长,他摇了摇身边的人,“快起床吧,??”他突然忘记了,睡在他身边的人叫什么,圆乎乎的大脸,胡子又长了些,一切都是熟悉的样子,但是,为什么他叫不出名字了。

他没有再去摇人,穿了衣服出来,坐在沙发里。他想不起来了好多人,索尔,托尼,娜塔莎,布鲁斯,罗迪,然后呢?走进了一个人,他就头一个不记得了,“come on,cap,你想不起我叫什么了吗?”陷在沙发里的人摇了摇头。

变成两个人坐在沙发里,然后进来一个高中生,“cap,你知道我叫什么吗?早上梅姨想不起来我的名字,我说我今天感觉身体不太好觉得自己不能去上课了,去向老师请假,老师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好在还能用学号,不然我今天就要被算成旷课了。”沙发里现在坐了三个人。

“等等,为什么我们知道你叫什么?罗杰斯叔叔?”高中生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跳了起来,看着史蒂夫“我知道我叫什么,我只是想不起我身边的人叫什么?”

正说着呢,早上还和史蒂夫睡一起的人走出来,他有一只酷炫的金属手臂,在从冰箱拿出冰牛奶倒了一杯准备喝,“早上不能喝冰牛奶”,老干部的关怀。

“不,史蒂夫,”帅气手臂男一饮而尽,嘴上留下了一个奶胡子。

“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史蒂夫冲过去抱住了对方的手臂,“当然了史蒂夫,为什么不记得你。”

高中生不想说他看见了美国队长的眼中开始泛泪花,但是在他所听闻的小道消息中,关于罗杰斯队长的爱人被九头蛇洗脑而使记忆损伤遗忘了队长多年的内容,十分清晰。他很清楚对方没有忘记自己,对于这个百岁老人是多么重要。他还是可以理解队长对于这个事情的重视性的。

但是现在,你们能分开吗。他身边的男子自觉的带上了墨镜,他还记得自己在内战的时候把他用蛛丝黏在地上,所以现在不给他一副墨镜戴戴算是小小的报复吗?

超级富豪醒来已经很迟了,正巧在走廊里遇到了刚从实验室出来的布鲁斯,两个人就昨天晚上睡前谈论的新型元素配合振金科技发展又开展了新一轮探讨。

两个人摇摇晃晃的从卧室走到了餐厅,还在厨房里站了一会儿。他们一点都没有发现客厅里满满的都是人。他们被吓了一跳,感觉自己突然像是闯进了某个邪教组织,所有人的目光突然凝聚在他们身上。

“史达克先生,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记不起自己叫什么了吗?”其中最年轻的人最先提出了疑问。作为在场学历第二高的人,托尼将问题让给了学历第一高的人。在仔细思考了一下之后,布鲁斯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薛定谔的猫?”

“根据经典物理学,在盒子里必将发生这两个结果之一,猫或生或死,而外部观测者只有打开盒子才能知道里面的结果 。在量子的世界里,当盒子处于关闭状态,整个系统则一直保持不确定性的波态,即猫生死叠加。猫到底是死是活必须在盒子打开后,外部观测者观测时,物质以粒子形式表现后才能确定。”

“现在的情况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出现了这种问题。或者可以找人帮忙。”所有人都等着布鲁斯说出那个人是谁,他却摇了摇头,“看来他也陷入了同样的问题”

 

姓名对一个人的一生都会产生影响,但是史蒂夫即使是每一刻的都在注视着他的爱人,也丝毫不能想起什么。那是他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伙伴,在二战中他认为他已经死去,却一同到达了新的世纪。再后来,他即使意识到了他对于自己这一生都有着怎样重要的意义,发现了其实爱的人就在身边,而对方对于自己也是有着同样的感觉。就是这样一个重要的人,他却忘记了该怎样去呼唤他。这是一种十分无力的感觉,就像是雾气笼罩在他的面前,虽然那总有一天会散去,但是在那之前他目光所及的地方都是一片朦胧。他曾经大声的在纽约街头喊他的名字,虽然朋友们关于这件事还嘲笑过他,现在最老土的表白方法都要比这来的时髦,但是他十分怀念那个时刻。那距离上次见他已经过去七十年了。

他的爱人来安慰过他,“史蒂夫,这没什么,你看,现在你还记得我,我也记得你,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总归是在一起面对。”他是他自童年时期的挚友,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他都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他强行将嘴角显得不那么低下。

 

圣所静悄悄的,一个脸很长的男人手里拿着两个甜筒,他躲在一个小房间里。他清楚的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也不能阻止他吃浩克甜蜜蜜甜筒的念头。反正在圣所里的还有一个人是管不了他的,没人能喊出他叫什么。

有人打了电话,“都什么时代了,还用手机联系”他接起电话,上面显示了‘托尼’。

听了半天,他懂了对方的意思。平行宇宙间的相互不干扰让信息可以完全独立与其他宇宙,而他之前在与多玛姆的战斗中就是借此取得了胜利。

“我们来谈谈吧”,长脸法师又一次对着多玛姆说道,对方看不清的脸明显拉了下来。

多玛姆的空间里没有时间,因为他身处多重宇宙。但是现在在地球上的人们为了这件事儿感到十分忧虑。很快就找到了答案,一个在遥远星球的人称灭霸的坏蛋,为了阻止自己的大女儿卡魔拉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男人,用装有现实宝石和力量宝石的手套打了一个响指。结果就是,现在至少是一半的人失去了名字。不过倒是没随了灭霸的心愿,卡魔拉虽然叫不出她的那位传说有着地球一半血统的男友的名字了,但是私奔也还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他是有毒吗?要拆cp把我们的cp也一起拆了。他真不是一个好爸爸。”在对外说明了实情后,大家似乎都冷静了下来。

法师带来了好消息,如果能穿越到灭霸打响指的那个时点,阻止他,那一切就能避免了。但是普通人是无法承受时空旅行所带来肉体的压力。

洛基打了一个电话给查尔斯,向他借一个人。

大家在此之前只是互相听说过名字,而现在见面了有些显得拘束。由托尼简单的向摩根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后,由法师和他一同回到过去。

现在就是在等着他们的好消息了。

 

当清晨的太阳再次照耀纽约,史蒂夫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吧唧的脸,就如同之前很多年的清晨,他总是看到的那样。他想起来了,在电影院后巷为他赶跑坏人,和他一起挤在后备箱吃烤肠,一起打九头蛇,在纽约街头相距七十年的见面大声喊出对方的名字,在每个清晨的吻,他头发上熟悉的洗发水的味道,和自己身上的一样。

“吧唧,”其实只过去了一天,他就像是一辈子没有喊过他的名字,他又念了一次又一次。睡着的人弯起了嘴角,“史蒂夫,我已经醒了。”

还好,不是那句“谁tm是吧唧”。史蒂夫也笑了起来,将人搂紧怀里。

 

 

 

 

 

 

多玛姆

不能被观察到了——姓名不能被观察到了

多玛姆的空间里没有时间!

 

 

 

 

 

 

 

 

 

唯有真爱才能解除魔咒。


【盾冬】在时间长河里游泳

无论在什么时代,人们对于新生活的热情总是不能小视的。史蒂夫站在布鲁克林的街头,希望从那些瓦片砖墙之中找寻曾经他所熟悉的东西,但是他站了很久很久,也没有看出什么。

他唯一看到的,是人。

他的生活十分的平淡,一个超级英雄退出大家视线后那样正常的平淡,在布鲁克林过着近似于隐居的怀旧生活。他蓄了胡子,穿得和一般的老人一样,姑娘们没有再认出他来,转而开始向新的超级英雄们投向热烈的情感,新人们没有经历过那场战役,现在还充满了生命力,拥有很不寻常的超能力,不只是跑的很快和力气很大。

他,逐渐朽坏。

时间就像是一条河流,每个人都要从其中淌水而过。但是史蒂夫就像是一直浸泡在河里,偶尔会在一个地方停下一点点时间。

“要找一个和我有类似人生经历的人挺难的”,他还记得那个时候他信誓旦旦和娜塔莎说,不久之后,那个和他有着类似人生经历的人就出现了。就像是他在河里漂了很久,久到他都快忘记自己存在的意义了,然后一个人也顺着水流到达了他的身边,仔细一看,是他想念很久的人。

然后,那个人不见了,就在一眨眼的瞬间。

久而久之,日子回归平静,冲锋陷阵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而一直作为旁观者的他并没有老去,在面貌上。时间对他的作用不是很大,只是在某个起床不经意照镜子的瞬间,他看见细微之处长出一丝皱纹。他为之感到欣喜。他又肩扛过很多的棺木,他们经过了河流,上了岸。

直到所有人的远去了,那过了很多年。他没有在住在布鲁克林,而是搬到了郊外去,一个几十年没有老去的人,会令人害怕。

被满是金色麦田包围的小屋子里住着,他遗忘了时间,时间也遗忘了他。直到有人将他从河中捞出来。

史蒂夫的记性很好,至少他没有遗忘眼前这人,还是少年模样。吧唧抱着他,“我一直在等你”,话堵在嗓子眼,史蒂夫却说不出来,他是否该回应些什么,他幻想过如果所有人能回来,他应该说些什么。“吧唧?”

“我们走吧”

“我们要去哪儿?”

“未来”


【盾冬】我们是朋友

伪写实风格,描述史蒂夫和吧唧之间的一些事情。

在美国日常宣扬的民主精神中,其实更多的已经失去了自林肯时代继承下来的自由意识,转而变成了一种用作上位者统治人民的工具。就像宗教的广泛传播是为了更好的统治一个信仰地区,德国就曾被称作“教皇的奶牛”。断层的文明被唤醒的意义在于一小部分当时的人决心推翻当下的通知,虽然出现文艺复兴、宗教改革这种复兴活动,但是追根到底,只有存在利用价值才被重新提起。

没有古典哲学就这样现代文学,没有希腊古典文明就没有文艺复兴。从古希腊古罗马就提出的一些成就,一直沿用,随着船只踏上了美洲大陆。

美国队长在创始之初是作为一个和国家有着紧密联系的正义战士,他以达到纳粹主义为使命,保护世界人民为宗旨。但是在经历二战之后几十年的冰冻后,当他苏醒后,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止是一名士兵了。

用更严格的话来形容,他成为了一种精神,美国精神。他被政府一遍又一遍的宣传,拿着他的名头去鼓舞人民,这对于一个虽是发生战争的年代的国家有着极强的正面意义。

但是脱下制服后,他只是一个有私欲的普通人,英雄也是肉体凡胎,他有着强大的思想和令人动容的情感。他会坐着公车,很长时间,看着窗外的东西,但是他同时也在走神,他透过那些建筑在看着另外的一些东西。

美国需要他,作为一个战争精神,几乎做到了战无不胜。史蒂夫被举上了神坛,但他只是个凡人,注定会让那些认定他是神祗的人失望。寇森在神盾局中地位很高,也是希望美国队长可以在他收集的那些卡片上签上名字,看见偶像,也会紧张的,甚至要大叫。

就是这样的一个美国精神,他是孤独的。

在他还是一个小伙子的时候,因为血清一朝成为超级英雄,意气风发,受到全美人民的爱戴,称呼他为“美国甜心”,虽然上过战场的士兵认为他很娘炮,但是不能否认他是美国人的希望,他能在舞台上表演着一拳打飞希特勒,也能在之后的战场上带领着士兵走向胜利。

但是战争就注定要失去一些东西。当他回到现代社会中,很多东西都变了,事实上他并不属于这个时代,但是他作为一个精神领袖,一些事情必须是他来做。比如,成为正义的一方。他听了娜塔莎的话,第一次选择不去相信任何人,目睹了弗瑞的死亡,见到了那个杀死许多人的冬日战士,在掀下面罩后发现对方是自己以为已经死去多年的挚友。

“我怎么会,你把傻气都带走了。”曾经的史蒂夫罗杰斯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但是现在的美国队长已经不能随意的将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所以他在喊着名字之后,呆滞了。“punk”“jerk”。

他现在还身处一个危险的战场,这一刻忘记了一切。能看见的只有对面的人。身为一个战士他失去了战斗的意识,这是致命的,历经二战的史蒂夫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就如同他和旺达说的,他变成了那个布鲁克林的十六岁小男孩,在吧唧出现的一瞬间。他总是提及十六岁的布鲁克林,我们谁也不知道那一年在他和吧唧之间发生了什么,他总是提到他以为已经死去的人。

“when i have nothing,i have Bucky”,

Hell no.That littleguyfrom Brooklyn who was too dumb not to run away from a fight.I'm following.

对他许下承诺的人有很多,但是以一生为期限的人一直只有一个。佩姬能说,“我会陪着你”。但是只有吧唧说,“我会陪你到最后。”

在漫画中,吧唧是作为小助手的形象出现的,作为光明的黑暗面,他在战场上更能表现出对于邪恶的厌恶,相较于美国队长这一正义角色,他似乎不是那么光彩。古早漫一向被人们认为gay出天际,但是史蒂夫和吧唧的关系一直保持着很稳定的水平。

直到死亡将他们分离。

在分离中,他们各自迎来新时代。

电影中,去向未来的约定,终于在新时代实现了。他们失去了很多东西,被时代狠狠的甩在身后,他们依旧保持着几十年前的习惯,盖着格子棉被,不热衷于时新的夜间娱乐活动,热衷于晨跑。

时代的悲剧,史蒂夫是这一现象最好的见证人。他驾驶着飞机一头扎向冰面,看着吧唧坠落谷底,肩扛佩姬的棺木。他是一个被时间遗忘的人,所以当他翻开吧唧的日记时,他看见了自己的照片,嘴角不由自主的弯起。那个许下诺言的人,他还存在着。多少个无法喝醉的午夜,他回想起曾经的事情,但是他现在还有机会去挽回,这对他是一个无比幸运的事。


【复仇者联盟】宇宙之间

想象一下,你现在在宇宙之中,脚下是不能被叫出名字的物质,你向脚下望去看见了星星。浩瀚的星河在你远处成为一条丝带,那是一条小行星带。

在视野中,你能肉眼看到很多日常在地球上看不见的东西,或许还用上一架小型的望远镜。

远在1300光年之外的星际尘埃和气体在仙王座恒星密集的区域形成了一个大小约6光年范围的星云,曾几何时这座星云被人们认为是宇宙中唯一的花型星云,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它失去了独一无二的称呼,用小型的望远镜就能看到它。

蔷薇星云至地球的距离大约是3600光年,酷似蔷薇的形状让人们对它这个年轻的星云而产生巨大的兴趣,用小型的望远镜就能看到它。

玫瑰星云的样子就真的如同玫瑰,散发着火焰般的赤红,星云内含丰富的氢气所,所以在大部份照片里呈现出美丽的色泽。玫瑰星云距离我们5000光年,用小型的望远镜就能看到它。

光在真空中用去一年时间所走过9460730472580800米,用现在科技中人造的最快物体是1970年代联邦德国和美国NASA联合建造并发射的Helio-2卫星,最高速度为每秒70.22千米,这样的速度飞越1光年的距离大约需要4000年的时间。

你能看见他们,却不能轻易到达星辰的身侧。在深邃的宇宙背景下,看着他们闪烁着不同的光芒。

他们在那里存在很久了,从你出生前,喜马拉雅山系耸立前,三叠纪恐龙出现之前。地球经历了死亡,又迎来了新生,那些星辰的光芒一直照耀着这块大地。

就像是英雄即使死去了,他们也活在人们的心里。总有人是爱着他们的。

他们将会在未来重逢,将挚爱之人紧紧的抱在怀里,再也不会分离,他们亲昵的说着情话,在对方耳边说着甜蜜悄悄话。哪怕一次次闪瞎山姆的眼睛,但是山姆的cp是罗迪了吧???叫双*飞*组?


【盾冬】去向未来

我是一个顽固守旧的人,虽然苹果出到了10我却还是在用翻盖手机。在新的世纪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经常奔赴于各个战场,穿着那身制服,灵活的甩出盾,没几个人记得我已经是一个快一百岁的人了,巴克。这样的日子无趣却算得上圆满。

但是,直到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才又活过来。就像一个布鲁克林16岁的少年,为了你一句话能在一瞬间害羞的红脸。

你踏着岁月的冰霜,拂开记忆的尘埃,走到了我面前。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我。但是你笑着说那些在博物馆里不会提及的东西,“你在鞋垫里塞报纸”,就像是一同回到了过去,你不过从刚刚和我分离了一小会儿。

我问你要去哪里,你说,去未来。


【盾冬】当时间回到你我相遇前的那刻

“真的很难相信我只和你相处几个月,感觉就像我已经认识了你一辈子”十几岁的吧唧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这让史蒂夫鼻子酸的不行,他快要哭出来了。而对面的人看不懂他突然产生的情绪,用关切的眼神看着他。

“我很好,”是的,他真的很好,只是想哭而已。

离那次世界末日已经过去很久了,奇异博士在时间宝石上施了魔法,赢得了胜利。但是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样子,所有人从未相遇的日子。

他回到了第一次见到吧唧的时候,“不许欺负他,”他出现的时候就像是一个英雄,史蒂夫站在死胡同里,面前是四个比他高大的男孩,挥舞着拳头他等待着这句话响起。

吧唧巴恩斯一直是一个英雄,闪着光出现在巷口。从此,他拯救了他的余生。

嗨,亲爱的,好久不见。史蒂夫罗杰斯的眼中闪着光芒。


【盾冬】怎样才知道一个男孩喜不喜欢你?

来自知乎的镜像话题‘怎样才知道一个女生喜不喜欢你?’。一点点小甜甜啦~~

要是说女孩子的心思难猜,那男孩子的心思也没有猜的容易。比如史蒂夫罗杰斯,美国二战时期精神领袖,超级英雄,突然起来的害羞也经常因为一个人,他的好朋友,吧唧巴恩斯。

他们不止是朋友,至少两人身边的朋友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当事人死咬着不松口,日常搂搂抱抱亲密接触常使山姆需要在昏暗的室内带上日益磨损严重的墨镜。

他们不说,难道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吗?

这个世界总会迎来末日,不是吗?然而总是有人守护这个世界的。因为他们也要守护喜欢的爱的人。

史蒂夫悄悄咪咪的摸进了小屋子,每次都会觉得门太低了,窗太小了床两个人睡不太够呀,熊孩子们每天都要缠着吧唧讲故事。

上个月回来的时候,吧唧才讲完了小豆芽史蒂夫变成超级英雄,这个月又开始讲黑猫陛下和他的追逐战。史蒂夫就靠在石头边,微笑着看着吧唧。他在注视着那过长的头发,下巴和两颊杂乱的胡子,闪着光的眼睛,和粉嫩嫩的嘴唇。

白狼,这是吧唧被赋予的新的名字。史蒂夫很喜欢这个具有新生意义的称呼。孩子们也都这么称呼他。当然,只有他才能称呼他巴克,毋庸置疑。

布菜是比较亲近的人才是做出的行为,所以当吧唧到达纽约时,大家的第一餐就显得意趣盎然。

“史蒂夫,我已经适应了新手臂了,不用再喂我了。”

九十岁老人的手就固定在那里,一勺玉米青豆满满当当。他不说话,所有人也都盯着他看,这实在是太为难了。

“好吧好吧,我其实也没有很适应。”咬下了勺子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史蒂夫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所以你们就要这么伤害我吗?山姆带上墨镜,然后吃下了一块伪装成肉的姜块。I'm fine,F***。


女孩子喜爱一个人,总胡乱说些无意义的话,做些无意义的事。拙笨的那一种,还会胡乱吃些无意义的东西。男孩子喜爱一个人,也总胡乱说些无意义的话,也做些无意义的事。拙笨的那一种,还会胡乱喂喜欢的人吃些无意义的东西。


史蒂夫要求婚了,在他们布鲁克林的家里,邀请了在纽约的伙伴们一起见证。所以现在大家就集体站在厨房里,大气不敢喘一下。

面对史蒂夫的突然告白,吧唧巴恩斯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他低下头去看盘子里那块鱼肉。他能感受到新鲜的味道,被油煎过的鱼肉没有很快的收缩,显得依旧美丽,吃下去柔润的好像要化掉一样,每一口都感觉嘴里就溢满了源自新鲜鱼肉的鲜汁,并不能说清淡,那是来自于天然的鱼的味道,舌尖每一个味蕾都在为这块鱼肉欢呼。

吧唧觉得自己可以去做一个美食评论员,他头一回知道自己在这么紧张的时刻还能这么细致的去描述一块美味的鱼。史蒂夫的眼神就像射线把他牢牢的定住了。所以他在下一刻笑了出来。

“你早该知道我的回答。”


厨房里发出了炸裂的欢呼声,他早在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知道厨房里藏了不止5个人。他现在愣住了,史蒂夫拿出了戒指。

大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他没有回头。这个时候他应该怎么样,说“YES,I DO?”但是不管说什么,答案一直都只有一个。

女孩子喜爱人时,干什么都老是反反复复。男孩子也一样,吧唧已经将了很多次关于鞋垫关于小豆芽关于热狗的事了,和瓦坎达的孩子们,和黑猫殿下和橘猫亲王,和联盟的小伙伴,和外星队伍银河护卫队。“嘿吧唧,你不能每次都说这个”,然后他们打闹在了一起。


想起以后都要两个人,度过不知道还有多长的生活,他对身边的这个人实在是不能再熟悉了,哪怕是他的呼吸,他拿勺子的方式,下一步会怎么做,下一句要说什么,他都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了。这实在是相当相当,相当相当无趣,也相当相当幸福圆满。


归根结底,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盾冬】寒冬非寒

鹿仔日常~ooc~不知道在写啥的写啥~

这声音好听。就像脚下踏过初雪。

开伞的时候,吧唧发出了这样的一声感慨。

屋檐滴下融化的雪水敲在伞面上,发出砰砰声。靴子踏过地面,一些还未化掉的雪被踩出吱吱的声音。冬季独有的凌冽的风从他微长的发间中穿过,鼻头有些冻红。带着出门前被要求带上的厚手套,即使他摇着头说着“我真的不会冷的。”“不,外面很冷,吧唧,带上手套。”这是他拒绝不了的老妈子式关爱。

他满怀着急切的,快步去买两杯热咖啡,想着马上就可以回到公寓,两个人窝着一起看电影啦。